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信和文苑
榜 样
信息来源:中建五局安徽公司     日期:2018-01-12     点击次数:584


    

 

他,赵开标,58岁,党员,即将退休,目前仍坚守在合肥地铁5号线项目物资部部长岗位;

我,洪锦,21岁,预备党员,初入职场,刚分配至合肥地铁5号线中山路站见习施工员。

他是项目班子成员,我是站点基层员工,除了项目开周例会有迎面之交,其他的没有太多交集,项目近百号人,我想他可能不认识我这个“小菜鸟”,所以他是他,我是我。然而在某一天夜里,他成为我的榜样,激励我,鼓励我,如照明灯一样照亮我的职场旅程。

2017年9月份,我被分配到中建五局合肥地铁5号线项目中山路站,岁月如梭。这半年,忙而充实,痛并快乐着,不敢说成长的有多快,但可以肯定的是早不是刚来那时的懵懂少年,习以为常的值夜班和与劳务工人偶尔的争论构成我的工作内容。

12月14日晚我值夜班,工作任务就是完成五区底板垫层浇筑,但要先安排接地班组将接地铜牌埋好,主体班组将下翻吊模支好,这一切准备就绪已经是晚上11点多

晚上11:45,我联系了搅拌站调度,“师傅,麻烦今天晚上安排一台泵车到中山路站”。“好”。对方很爽的答允。每次搅拌站泵车到站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算算时间,凌晨1:00应会到。

凌晨1:20,“师傅,怎么泵车还没到呀?我这边急呀”“快到

了快到了”。

凌晨1:40“师傅,泵车为什么还没到?“这个,恩,有台泵车在站里停着,但是晚上没有泵工开泵”此时我心既伤感又愤怒。伤感是因为感觉人微言轻,愤怒是对方为什么要欺骗我说泵车已经安排过了,是否要拖到早上泵工上班的时候?后来我控制情绪又给调度打了几次电话,给我的答复依然是没有泵工,尽快给我安排的套话

那天晚上下起了小雨,垫层不打掉土就泡软了,一泡软无法打垫层就不能给主体提供工作面,对于初入职场的新人,碰到这件事,心里堵得慌手足无措。这时我突然想到晚上同事交接班走的时候跟我说了一句,混凝土要是解决不了给赵部长打电话。
  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是凌晨两点此时哪个不是早已进入梦乡?但我知道混凝土的问题我已无法解决,但这个问题又必须要解决。心里没有底气的我拨通了电话,三声铃响,话筒对面传来刚从睡梦中被吵醒的声音。“不好意思,赵部长,我是中山路站洪锦……”那是我第一次与赵部长直接对话,向他说明情况后,他说好的,我来安排 

凌晨2:10,赵部长回电,“小洪,安排好了,我已联系搅拌站安排泵车了,你再打电话催促和确认下。”此时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凌晨2:40,我的电话铃声再次想起,“小洪,泵车可到了”“还没有,从搅拌站到我们站里要一个小时左右,3点差不多”“好,我估计也没到,到了就赶紧叫搅拌站发料啊!”我看看时间,有种想哭的感觉,不是伤感,而是感动和暖心。

凌晨3:10,泵车终于到了,然后浇筑,黑暗的工地传出一声声打桩声……

次日早上7:15当我完成所有工作任务,拖着疲倦的身体从工地上回宿舍时,电话铃声响起,一看还是赵部长,我急忙接通“小洪,昨晚垫层打完了吗?”“打完了,谢谢赵部长”“好,辛苦了,那你好好休息
   我回到宿舍,久久不能入睡,思绪万千凌晨1点我只给赵部长打了一个电话说泵车搅拌站不能安排的事,但是从凌晨1点到早上7:15他给我的回电是四五个,我能想象这位年近退休年龄的长者一晚上绝对没有休息好我不敢肯定赵部长是否还记得这件小事,我也不敢说我对他是有多了解,但是就是这件小事,这位为五局服务三十余年的老员工身上的责任心、敬业却已在我这位新员工心里下了深深的烙印。

我知道合肥地铁项目是中建五局在安徽承接的第一个地铁项目,我也知道当时项目团队进场时面临着诸多困难,身负重任且压力重重,但我从那天晚上才知道,五局合肥地铁项目团队为什么能百折不挠,就是因为有像赵开标部长这样的老党员、老员工,尽心敬业,为我们这些五局新生代树立了榜样,而这种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将支撑着我无畏困难地行进在漫漫职场上。(合肥地铁5号线/洪锦  责任编辑/王贤婷)


Copyright 2013   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安徽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3007073号 
中建五局安徽公司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滨湖新区徽州大道与烟墩路交叉口时代广场C8#12层 网址:www.cscec5bah.com